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袋形阵地 >

德第6集团军斯大林格勒覆灭:城内街道可用尸体丈量(2)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袋形阵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面对第6集团军被合围,参谋总长蔡茨勒竭力主张保罗斯率部立即向西南突围。这在被围后的一个星期里完全能做到。蔡茨勒几乎已说服了希特勒。但这时偏偏蹦出个戈林来,他向希特勒信誓旦旦,他的空军每天可以给包围圈运送500吨作战物质。

  以后的事实证明,戈林的空军在保罗斯被围期间里,平均每天只能空投104.7吨物质。戈林如此不负责任说大话而贻误战机,原因是自不列颠之战以来,他的空军在希特勒眼里地位一落千丈,为了重新获得希特勒对自己的信任,戈林便想在斯大林格勒这样关键的时候“露一手”。

  戈林因其一己之私心,使得保罗斯的第6集团军丧失最佳突围机会,而空军实力也遭到惨重损失。整个会战期间,损失了飞机480架、人员1000多名。

  由于苏军将“霍利特集群”死死牵制得不能动弹,曼斯坦因便决定由“霍斯集群”单独负起救援任务,代号为“冬季风暴”。

  为策应“冬季风暴”作战,曼斯坦因要求被围的保罗斯组织兵力向西南进攻,突破苏军封围,以求和“霍斯集群”形成对进,共同切开一条“走廊”。但保罗斯电告曼斯坦因,汽油储存仅能使坦克部队行驶19公里,只有当霍斯的援救部队到达距包围圈32公里的时候,才能采取策应行动。但当霍斯的57装甲军冲过阿克赛河,距包围圈仅56公里时,保罗斯仍按兵不动。而这已是救援部队前伸的最大极限。

  12月19日,曼斯坦因预感这是第6集团军突围的最后一次机会,遂鼓起勇气,毅然违抗希特勒,向保罗斯发出立即向西南突围,分批撤出斯大林格勒的命令。曼斯坦因已单独负起了抗命的责任,现在就看保罗斯的选择了:是服从顶头上司曼斯坦因,还是服从瞎指挥的最高统帅希特勒。但保罗斯却选择了按兵不动。

  关键时刻,朱可夫发动了一次卓越攻势,使曼斯坦因被迫从霍斯救援军中抽回精锐部队,以应付后方危机。这样,向斯大林格勒解围的进攻部队便成强弩之末,在苏军反攻下而溃退。保罗斯第6集团军的命运就此注定。

  就在德军于斯大林格勒陷入僵局之时,另一路进入高加索地区、夺取当地油田的德军处境也很不妙,面临40万士兵被围歼的危险。德军参谋长蔡茨勒主张立刻从高加索撤退。而希特勒照例固执地坚持“不准撤退,坚守已占领地区”的死笨做法。

  蔡茨勒警告说,如不立即撤退,则高加索方面的德军会遇到第二个斯大林格勒,于是,希特勒勉强同意。

  曼斯坦因现在遇到了更大的问题,那就是要保障危在旦夕的高加索部队安全撤回。要做到这点,他只能希望斯大林格勒被围部队多坚持一点时间,尽可能地拖住苏军主力,以缓和对高加索方面德军的压力。这点他与希特勒很快达成了共识。于是,保罗斯的第6集团军成了这场丢卒保车游戏中的一个卒子。

  在被围后近两个月的苦战中,第6集团军的防区日益缩小,弹药食物奇缺,伤员日增,而俄罗斯的冬天已降临。1943年1月8日,苏军派出3名红军军使,带给保罗斯一份招降书。保罗斯立即将全文发给希特勒,要求在紧急关头给予方便行事的权力,但被希特勒驳回。

  48小时以后,由罗柯索夫斯基指挥的212万顿河方面军,在6900门火炮,250辆坦克,近300架作战飞机的掩护下,向饥寒交迫的德军第6集团军发起总攻。这一仗打得激烈而残酷。俄罗斯的顽强、日尔曼的疯狂都在此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6天之后,德军袋形阵地已缩小了一半。

  1月24日,苏军使者又带来一份新的投降建议。左右为难的保罗斯又一次向希特勒请示:“部队弹尽粮绝已无法进行有效的指挥1.8万伤员无衣、无食、也无药品绷带继续抵抗下去已无意义。崩溃在所难免。部队请求立即准予投降,以挽救残部生命。”

  希特勒接到保罗斯电文后, 发出下列回电:“不许投降。第6集团军必须死守阵地,直至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

  纪晓岚躲在案帘之内忍了一会儿,听屋内确无异常动静,以为乾隆皇帝走了,便撩起案帘,探头问道:“老头子走了吗?”一句话顿时惹怒了一直坐于案旁的乾隆皇帝:“纪昀,休得放肆,什么老头子,别的罪过可以饶恕,你凭何称朕老头子?若讲不清道理,立即处死更多

  对斯大林强国主义和民族利己主义的极为不满,认为他大吹自己,说什么中国的胜利是在他的理论指导下取得的。在1958年7月同苏联驻华大使尤金谈话时毫不客气地说:“斯大林对于中国所做的这些事,我在死以前,一定写篇文章,准备一万年以后发表”更多

  朝鲜军队溃不成军时,斯大林为何不派兵支援朝鲜?当中国30万大军在鸭绿江畔集结时,华盛顿为何仍错误地认为中国不会出兵?

  它是何方党史笔记的集结。不是单纯从亲历、亲闻写起,而是从大量的史料出发,旁征博引,梳理了与张闻天关系的演变

  作者是钓鱼台写作班子的助理人员、“前七篇”、“二十五条”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本文链接:http://landapanda.com/daixingzhendi/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