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带式舟桥 >

中越反击战双方伤亡的比例是什么样的?

归档日期:11-04       文本归类:带式舟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首先需要澄清的是我军的伤亡人数,越南媒体报道说是消灭我军3万多人,这显然是个夸大的数字。

  我军参战部队总共二十万,在消灭了我军六分之一的情况下还会丢失越北,这显然只能说明越南军队的怯懦了。3万人的数字显然是过分了。我军《解放军报》报道说是伤亡4000人,这个数字也显然是缩了水的。对于具体的数字,开始我也迷惑不解。去年年底去北京广播学院参加考研专业辅导课学习的时候,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原济南军区作家李存堡,这个谜团才得以解开。

  李存堡老师79年时曾作为战地记者,随部队开赴越南作战,亲眼见证了战争的真实情况,后来为创作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得以由军委副***特许,查阅了许多关于那场战争的许多秘密档案。因此,他得到的消息应当是客观真实的。

  据李存堡老师介绍,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伤亡的线多人。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6000多阵亡将士里,有500多人并没有死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死在了当时我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手中。文革时期,部队也受到冲击,兵工厂生产质量下降,武器低劣,结果在战场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据李老师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他就在尖刀连队采访,当时我们的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冲锋枪开两下就卡壳甚至炮弹在炮膛里就爆炸的事情是非常多的。许多战士都因此牺牲了,在受伤战士中,因自身武器质量问题而负伤的战士也占据了相当的比例。后来李老师在小说《高山下的花环》里悲愤的记录了这一景象,并因此招来了国内多家兵工厂领导的责骂和攻击。但事实就是事实。

  同时,在救护伤员方面,我军也与以往有不小的改进,随着战斗的进程,大批直升飞机24小时连续工作,将伤员陆续运回国内救治,从而降低了死亡率。

  而在战斗进程里,初期的死亡率是相当高的,个别连队伤亡甚至到达了百分之九十。一般作为尖刀连的部队,最后一个连回国的一般只有10几个人,一个班剩下不到一两个人,这方面固然有越南防御坚固的原因,但也确实是因为我军战士没有参战经验所致。但即使如此,在初期战斗中,越南的伤亡也是高于我军的。这是由于我军采取的打法的原因。在美越战争里,美国通常使用重炮和轰炸机来攻击越南阵地,这使得越南的地堡在躲过美国轰炸后依然可以重创对手。越南东溪的315高地,当年美国动用了三十多架轰炸机,两个团的兵力,围困一星期,付出伤亡三百多人代价才勉强拿下,得到的只是20多个越南人的尸体。同样是这个315高地,我东线反击部队只用两个连战斗3小时即拿下。因为我军采取了轻重型炮火相结合的办法,广泛使用小型无座力炮来摧毁越南地堡,而且我军炮兵也不怕死,敢于在几百米的距离向越南地堡平射,即炮兵常说的”拼刺刀“,结局虽然是和越南地堡同归于尽,但有效的减少了我军的伤亡,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是美国人学不来的。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越南在防御美国人的战斗力通常采用坑道战,坑道战对付美国的少爷兵管用,可毕竟也是我军发明的。徒弟打师傅,哪有不吃亏的道理。而且据李老师说我军当年在帮越南人设计坑道的时候,在许多地方都设计了机关,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他们拿坑道来打我们。结果自然是越南人死的惨。据说在老街攻坚战里,我军用毒气把一坑道的越南人活活闷死,后来据越南俘虏交代,该坑道藏着二百多敌人和一千多老百姓。其实老百姓又怎么样,反正越南当时是兵民不分的。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我军的主要伤亡是在穿插战斗中,在各路兵马合围之后,伤亡即大幅度降低。在穿插战斗力,由于急于求成,未能及时勘察道路,导致我军多路穿插部队遭越南人伏击,进度缓慢,但越南围追堵劫,依然没有阻挡住我穿插部队行进,反而被我军包了饺子,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军战斗力之强,有人说假如越军当时对我军实行反穿插包围,那我军将处境危险,事实上越南人并非没想这么干,我军穿插战打响第一天,越军王牌316A师就出动了,结果他们在同登就被我军一个团劫住!三天三夜寸不难行,如果不是其师长见势不妙在我军合围前下令撤退,316A师就将全军覆没。即使如此,他们师的一个”英雄团“还是因为撤退过慢,被我军打了个全军覆没。王牌师尚且如此,其他部队更不用说了。

  而在我军拿下同登,老街,东溪三城之后,战场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可以说,对于越南的全面进攻态势已经形成,而这一段战斗我军的伤亡率已经大大下降。原因是越南西线的战略要地已经丢光。有人说假如当时越南调回驻柬埔寨军队对我军实行侧翼突击,我军将全军覆没。这是严重缺乏军事常识的说法,事实上我西集团军在拿下沙巴后,就已经切断了侵柬越军回援的所有通道,若越南军绕开沙巴走,那要么成为我重炮的靶子,要么就走进我军的包围圈。若要强攻沙巴,那好啊!我西线杀红了眼的十几万将士正严阵以待,不说战斗力,即便是我军优势的炮火也能把他们打回姥姥家。我军对越作战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围魏救赵,也就是通过设置包围给越南侵柬部队做口袋,争取全歼,可惜越南没有上当。所以,越南之所以不肯调回驻柬埔寨军队,除了表示其政治强硬外,更多的则是避免最大伤亡的考虑。

  平心而论,单从战果上比较,我东线集团军的战绩要强于西线部队,东线集团军谅山战役全歼敌王牌13师,更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最大战果。但说到伤亡,东线集团军却远远大于西线,甚至还出现了整个一支连队被敌人俘虏的局面。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固然有越南人的防卫比较强有关,但指挥员却也要负责任的。因为急于建功,向各穿插部队提出了不切实际的穿插要求,甚至连越南地区的地形也没勘察清楚就盲目出击,导致了各部队在穿插过程里损失过大。许多连队遭越南优势兵力包围,损失惨重。原本速战速决的包围战变成了消耗战。后来还是装甲部队铤而走险,冒死翻越海拔一千五百米的复和山,从敌人背后捅了一刀,才彻底扭转了不利的战局。但装甲部队却遭受了惨重损失,大量坦克摔下高山,成了越南人的战利品。还有许多搭乘坦克的步兵为防颠簸把自己绑在坦克上,成了越南机枪的活靶子。后来打到谅山,却因中央电令使进攻时间迟滞了两天,使越南及时完成了对谅山的防御部署,造成了不应有的伤亡。但即使这样,东线军还是给越军更大的重创。谅山战役把越南王牌13师成建制围歼,歼灭敌人2万4千人。为整个对越反击战的最大战果。相比之下,西线的就显得谨慎的多,几次推迟总攻时间,尽量做到各方面准备万无一失,进攻采取稳进的办法,积小胜为大胜,有效的减少了部队的伤亡。但同样也是由于过分谨慎,失去了全歼敌316A师的机会,让其从我军两个师之间溜走了。

  关于越军的伤亡,越南方面一直是含糊其词。我军初期所宣传的歼敌70000也有夸大的嫌疑。但越南的含糊其词也正表明了其伤亡之惨重。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咨询了李存堡老师,据李老师说,他查阅的83年时候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档案说歼灭敌人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这个数字主要是我军与越南正规军的交战结果,包括成建制消灭越南第6师和第13师以及第25师,成建制消灭包括其“英雄团”再内的十三个团。以及重创其316A师等多支部队,其地方民兵与***部队与我军的交战记录还没算在内。敌被俘伤兵不治而死的数据也没算在内。单从战果统计看,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准确的。此外,据1979年越南劳动报公布的平民损失的数据,越南在此次战争中损失平民为50000人,因此可以推算,越南在79年战争中的伤亡,绝对在10万以上。

  我军伤亡27000,越南伤亡10万,你们说,这样的战斗我军打的漂亮不漂亮,这样的战斗,我军是胜了还是败了?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我军的装备和敌人的对比也是许多人攻击我军的重点所在。许多人仅从当时我军枪械装备上就得出我军装备弱于越南装备的结论,并污蔑我军荒废军备建设。还有人认为越南精锐部队都调离了柬埔寨,与我军作战的只是越南杂牌部队和地方游击队,我军打成这样实在是丢脸。

  这件事情不用找别人,我四叔的老同学,现济南天华贸易公司的马昌河经理最有发言权,他是76年入伍的战士,是济南军区的老兵。79年奉命入越作战,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是西线尖刀连的班长。我曾就此事情咨询过他。据他回忆,当时我军在枪械的装备上是与越军相差无几,因为越南的枪械主要是中国援助的,其军事工业也是中国帮助建立的。其装备与我军相似是正常的。何况,文革时,本着国际主义精神,我军当年总是把最好的装备援助给越南。因此,越南在枪械装备上不弱于我军是不足为奇的。而且,我军的武器质量是有问题,那是由于文革造成的,前线将士没有责任,而且,正因如此,前线将士才更应得到我们的尊重。

  事实上,在装备对比上,越南与我军最大差距的是在火炮上,这种差距可以说是质的。马叔叔回忆说:当时他们冲锋的时候,只要??我军在攻击越南阵地前都首先采用地毯式炮击的办法,猛烈的火力几乎把敌人阵地锨翻。你说瞧不起中国空军可以,但说瞧不起中国炮兵可就错了。中国陆军学习苏联,高度重视炮兵建设,其炮兵火力与苏美不相上下,远强于北约华约其他国家。而我军强于美国的地方在于,我军的中小型火炮种类奇多,应用极其广泛。对付越南地堡林立的防御阵地正好合适。马叔叔说,当时听我军打炮,感觉整个山都在摇晃,真个是地动山摇。在整个对越反击战期间,越南炮火始终被我军压制,不敢与我军对射。这也是越军北部防线得以迅速崩溃的重要原因。上次看凤凰卫视的记录片里还说,越南北部许多山林,当年被我军炮击后竟成秃山,二十多年不长草木,这足见我军炮火之强。

  越南还有一个与我军有重大差距的地方就是装甲部队。事实上,越南虽然缴获了大量的美国坦克,其装甲部队的总体实力还是弱于中国的。战斗初期,凭借复杂的山林地形,我军的装甲部队遭到了一些损失,但并没有伤筋动骨。装甲部队翻越复和山的奇迹更是扭转了整个东线的战局。谅山攻坚战我军用装甲部队开路,24小时就控制了谅山全境。79年对越还击我军共动用坦克七百多辆。而越南只有316A师和13师少数王牌部队可与我军坦克抗衡。可惜他们都被我军重创甚至全歼。后来丢了谅山,其地形优势当然无存,茫茫平原正是我装甲部队大展虎威之时。若不是中央电令撤军,我军必克谅山。

  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双方兵力对比和越军质量,与许多人认为越南投入的只是杂牌军和游击队的观点不同。越南在与我军的较量里还是动了老本的。他们的四大苏联装备王牌师(316A师,8师,13师,27师)中有三个投放在与我军的作战中,结果一个被全歼,两个遭重创。这个道理傻瓜也能想明白,既然越南认为中国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他们又怎么会把杂牌军投放在中越边境吗?这不是找死吗?关于越南侵略柬埔寨的军队数字,据柬埔寨方面的报道说是十万多人。而越北地区的防御部队,根据我军战前得到的情报是十五万人。事实上,单从他们有编制的与我军交手的正规部队看,就已经有十万人之多,还不包括其地方游击队和民兵。自***表态要惩越后,越南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调动了大量的部队。并且在战斗的过程里不断向前线增兵。后来西线部队兵临谅山奇穷河,越南总***黎笋又把其压箱底的两个河内卫戍师增援谅山,结果也是驱羊羔入虎口有来无回。当初黎笋曾在电台里讲话,说要在谅山与我军决战。结果谅山只打了一天就丢了。吓的他甚至要迁都。事实上,全民皆兵的越南,在此次投入军队的数量上至少是不少于我军的。且又占据有利地形,却被我军打成这个样子。

  相反,我军在此次战斗里的投入远不如越南,与越南倾国之力相比,我军只是动了一个手指头,既没有进行全国总动员也没有调集最精锐的王牌部队。主要以广西云南两地的边防部队为主,加派了兄弟军区的一些战斗骨干,总数不过是20多万人,这与我军当时450万的常备军相比,显然只占了很少一部分。

  从双方的投入和最后的战果看,此次战争的结果显然是我们赢了。如果不是撤军,最后我们还是要继续赢下去。

  这个问题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攻击对象,先是以撤军宣传说当时我军已经陷入了越南的陷阱里,后又以撤军的伤亡来攻击我军的战斗力低下,这些观点其实都是荒谬的。

  第一个问题我还是请教的李存堡先生,毕竟他长年与部队首长打交道,知道一些内情。在网上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即当时越南其实是用谅山做陷阱,利用其驻柬埔寨军队对我军实行反包围。如果不是美国卫星及时发现并通报我军,我军就将全军覆没云云。听到这个说法李老师先是哈哈大笑,既而又反问我:你觉得可能吗?他说,这种说法单从军事常识上看就是错误的。首先当时越南的北部边防军已经被我军基本肃清,就算黎笋有回天之力一夜之间调集十万正规军,加上越南侵略柬埔寨的军队也不过二十万人,至多与我军平手。何况所有战略要地都已在我军手里,就算对决的话谁胜谁输显而易见。何况我西线军已切断了柬埔寨越军回援的所有要道,他们就算回来也会被西线军打个七零八落。所以,所谓的越南设陷阱的说法,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谣言而已。

  那为什么要撤军,李老师说,这个问题很明白,中国一开始就是要打一场有限的战争,达到惩罚越南的目的。这主要是因为苏联的原因。战役打响后***就反复的通过各种媒体向世界表态,并宣布了半个月是战争的期限。结果打了将近一个月,已经超出了预先的估计。甚至当时为避免战争扩大,中央曾严令东线部队不许过奇穷河。只是因为黎笋疯狂叫嚣“决战”,红了眼的才在谅山又打了一仗,把越南人消灭个干净。为此许司令还在回国后做了检讨。中国不想把战争扩大,原因在于首先当时刚经过文革,百废待兴,战争的目的就是要教训一下越南,向世界展示中国的军威。但同时也要防止越南把中国拖入战争泥潭,这样就中了苏联人的圈套。何况,金兰湾还驻扎着苏联军,一旦我军南下,势必与苏军发生冲突,那情形就不可想象,很有可能演变成一场中苏越三国的局部大战。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而刚刚宣布改革开放的中国,是无论如何不能拖入这场大战的。所以,占领谅山后宣布撤军,不给苏联武装干涉以口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要知道越南根本没资格当中国的敌人,苏联才有资格。

  事实上,这场战争还是对中国外交局面的打开起了很大作用的,此战后,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迅速升温,大量外资源源而来,促进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与经济建设。同时,又通过战争展现了中国的实力,使香港澳门问题顺利解决,而越南却背上了沉重的战争包袱,失去了十年发展的大好时机,后来改革开放,又沦落为中国的商品倾销地。苏联也因援助越南而背上了沉重的财政包袱,加速了其国家政权的垮台。可以说,这场战争对中国的意义是深远的。

  第二个问题,我还是请教的越战老兵马叔叔,他是经历了那次撤军过程的。据他说,当时为防止越南反扑,各部队采取了轮番掩护的办法撤退,但事实上,越南的反扑是零星的,基本是”礼送“我军出境。所以有关我军在撤离时遭越南反扑伤亡惨重的说法是错误的。

  但在撤退时我军确实有所损失,据马叔叔说,他们班十个战士,五个牺牲在开战的前三天,两个牺牲在归国的路上。回到国内只有三人。而这两位归国路上牺牲的战友,一位是误入陷阱而牺牲,一位是被越南妇女用冷枪打死。事实上,当时我军的主要伤亡都来自沿途越南残余游击队的骚扰。这是因为我军推进过快,没有彻底肃清敌人零星逃亡部队,此外没有对占领区分派更多的部队守卫,使很多游击队势力死灰复燃,给我军带来了一定的伤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越南农民在我军撤退的许多要道上都埋下了地雷和陷阱,造成我军的伤亡。尤其是撤退前两天这种伤亡特别严重,后来我军采取三光政策,沿途焚烧村庄,寸草不留,彻底打击残余敌人,并在我军通过的主要路段押送越南百姓为先导开路,从3月9日起,我军的伤亡率即大大降低。

  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军战史的光辉一页,他是我军发动的一场有限的惩罚性正义战争,战争给越南带来了极大的打击,打出了国威军威,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英雄之师,威武之师,常胜之师,他们是国家的骄傲,民族的英雄,我们有理由为我们的国家有这样一支军队而骄傲。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军的辉煌,是民族的骄傲。中国人民解放军,无愧于钢铁长城的称号

  展开全部1 查阅1983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档案,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军歼灭越南 正规军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我军伤亡2.7万人,其中阵亡将士为六千多人,负伤战士为2.1万多人。但从另外的资料显示:中越伤亡总数近乎相等,中方约6万多人,越方不到8万人。但中方伤亡中,伤者占大多数,死亡仅6000余人。越方则死亡率很高,死亡人数约近5万人。

  2010-08-31展开全部对越自卫反击战红河是云南中越边境的界河,宽160至200米,水深3至5米,不能徒涉。红河右岸,耸立着230、248、318、489、新官等高地,敌人重兵设防,控制要点,封锁河面。2月16日21时,西线军利用夜暗,秘密迅速地运动到河边,用冲锋舟、橡皮舟在七个渡口偷渡红河,至17日7时,成功地渡过了4个步兵团,3个加强步兵营和1个边防连,占领了滩头阵地,控制了要点,掩护后续部队架设浮桥。17日4时,各舟桥部队开始架桥时,敌人始发现我军的行动企图,匆忙组织抵抗,但为时已晚。此时,我穿插部队正迅速向龙金地区前进,各部的先头部队开始了围歼敌人防御前沿支撑点的战斗。

  111团2营以突然勇猛的战斗动作向230高地发起攻击,于7时30分攻占了该高地,全歼敌人1个营部和1个加强步兵连。该部1营夜袭248高地,经过2小时激烈战斗,歼敌1个连和部分民兵。7时,我军炮击谷柳,敌一片慌乱,8时,3个舟桥渡口开设完毕。10时,13军主力全部渡过红河,投入战斗。109团连续攻占了深店、152、171高地,歼敌一百二十八名;110团连续攻占了果沙、221、218高地,歼敌95名。115团连续攻占波光、251、305高地,歼敌90余名。113团和112团1营并7连,利用夜暗秘密接敌,采取断后路,包围住,先围而后歼的战法,围歼坝洒地区之敌。经过31小时战斗,攻占了坝洒地区,毙敌496名,俘敌44名。边防13团于18日入夜前,相继歼灭了东桑、楠密、谍兰、新官之敌,歼敌200余名。这样,从河口至博河的长达48公里的地段上,我军全线突破,一举歼敌千余人,并向纵深挺进。敌军妄图利用红河天堑阻止我军胜利的计划,全部彻底失败了。

  老街是黄连山省省会,位于红河、南溪河交汇处,既有通往河内的铁路,又有公路和红河水运交通之便,是越西北的重要门户。越军在老街、小曹、475高地地域内组织防御,企图已红河为屏障,依托高地,凭险据守,阻止我军前进。越军在老街外围构筑了大量堑壕、永备性掩蔽部和土木质发射点,并对我主要目标和前进道路做好了射击准备。我14军根据军区赋予的作战任务,令40师集中主要兵力兵器,首先歼灭老街之敌。40师令118团首先以一部兵力偷渡南溪河,歼灭小曹地区之敌,尔后转用兵力,采取分割包围,侧翼突破,侧后攻击的办法,歼灭老街地区之敌。17日0时50分,2营4连顺利渡过南溪河,向457高地穿插。2时50分,1营向小曹以北地区之敌发起攻击,战斗十分激烈。7时,友邻120团7连攻占了3号高地。1连依托既得阵地,连续打退敌人6次反扑,继续向敌人发起12次冲击,于13时40分攻占了1号、2号高地 。2连于15时38分攻占了5号高地,尔后协同120团7连攻占218高地。4连于12时15分插到阿曼;5连于9时48分插到36号高地东侧,与敌人形成对峙;6连先敌6米抢占了20号高地,打退敌人11次反扑。12时40分,二梯队(120团 3营)在五条半方向加入战斗,向22、23、24号高地发起攻击。经过一昼夜激战,突破小曹地区敌人防御,为攻克老街创造了有利条件。18日13时40分,3营7连进到10号高地西北侧山脊,遭敌火力压制。该连组织兵力实施多路突击,经过两小时激战,攻占了该高地,连续打退敌人13次反扑,巩固了阵地。19时17分120团2连攻占了37号高地。19日0时25分,军区坦克团2连搭乘120团4连1排,沿7号公路向老街发起攻击,未奏效。11时20分,118团1营加入战斗,向9号高地方向发起攻击。在我强大炮火支援下,迅速攻占了9号、8号、7号高地。120团1连攻占了10号、11号高地。此时,118团2连、3连从两侧向6号高地发起攻击,夺占后直插131高地,控制要点,阻止敌人南逃。11时30分,坦克2连从5号、6号高地之间加入战斗,向老街、铺梅发起攻击。12时9分,5辆坦克进入老街市区,3辆坦克进到铺梅车站,摧毁了敌人7个火力点和2辆汽车。步兵随即进入老街市区搜剿残敌。12时19分,战斗胜利结束。整个战斗,历时60小时45分钟,毙敌433名,俘敌4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封土位于中国金平县当面,驻有越军莱州省队741团。该团3个营分别部署在布多、马鹿塘、巴南棍、麻栗坡、班绕散等地。此外,巴南棍驻有公安第33屯;巴山山口驻有139团一个营。敌人依托界河的制高点,设置了3至5公里的防御纵深,在纵深内的主要制高点上,又设置了第二道防御阵地,以便层层防守。我11军奉军区命令,率31师及32师94团,并指挥35506部队和边防某团八个连队,首先歼灭巴南棍、麻栗坡、布多地区之敌,尔后以一部兵力攻占巴丹,前出至南臊,主力攻占封土,牵制敌316A师。2月17日,该部按军区的统一部署,全线时,攻占了西罗楼、金鸡塘、天汛、麻栗坡、巴南棍、马鹿塘、刘发烟、1928高地及布多。18日至20日,以大部兵力搜剿残敌,前出到白马河、大坪、巴保、布巴保地区。91团一个加强营攻歼了木桑地区之敌,为发展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经过两天准备,31师在35504部队协同下,于23日向巴沙山口发起进攻,至19时40分,全部攻占巴沙山口和巴东以北、以西的三个高地,就地清剿残敌。从27日起,主力沿公路两侧逐步向封土逼进,先后攻占了11个制高点,并于3月3日19时10分,攻占了封土县城。3月4日,以一部兵力前出至冯登、王宝地区。回撤时,91团和35503部队1营,分别由巴沙山口和达棱地区出发,向班绕散之敌发起攻击。战斗在3月5日18时10分打响,至8日凌晨,全部歼灭该地区之敌。整个战斗,共毙敌710名,俘敌35名,缴获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一批。

  师指挥所敌防御纵深体系被我军摧毁后,下令死守柑塘地区。敌345师仓皇调整部署,将其在红河地区的一个营西调,伙同121团在谷萨、典那、容菏、真尉地区构筑工事,阻止我军南进。同时,敌316A师主力东援,妄图侧击我军,攻占谷柳和老街,以解柑塘之危。2月21日,军区传达了军委首长关于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的指示,并下达了歼灭柑塘之敌的命令。当晚,13军召开紧急作战会议,进行具体部署,决定以39师担任阻援任务,攻占代乃地区,控制要点,组织防御,抗击316A师东援,保证我主力侧翼的安全;以37师从左翼、38师从右翼进行钳形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22日下午,116湍营向代乃地区之敌发起攻击,激战五小时,攻占了代乃及其周围的高地。敌316A师十分惊慌,令其148团进行疯狂反扑。我116□连和117团2、4、9连依托有利地形,顽强抗击。从22日到24日,连续打退敌人30次冲锋,歼敌900余人,敌人始终未能前进一步。代乃阻击战的成功,分割了316A师与345师,保障了我主力侧翼的安全,为歼灭柑塘之敌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进攻柑塘的战斗从2月23日7时打响。我军集中强大炮火急袭25分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随后,我步兵发起猛烈攻击,仅一小时就突破敌人防御,连战连捷,当日挺进纵深7公里。经过一天激战,容菏、真蔚以北各要点大部被我军攻占,打开了柑塘北边的门户。24日,我37师、38师以钳形突击,追歼向柑塘方向溃逃之敌。109团沿郎箭、春增、郎顿边打边插,直插外波河吊桥。111团2营于19时四十分,对郎仁之敌达成合围。110团围歼郎顿之敌后,于11时占领了郎顿地区。112团、113团攻占312、563高地后,继续向南急进。113团于18时55分插直郎娃东南无名高地,协同37师对柑塘之敌达成合围。114团营直插团结、嘉符,主力围歼柑塘磷矿之敌。25日12时,13军主力胜利完成了攻克越西北重镇柑塘市的任务。除敌345师师长率残部逃过外波河外,全师大部被歼,共歼敌2600余人。这一仗,彻底粉碎了敌人死守柑塘,妄图夹击我军的企图,迎头痛击了316A师的嚣张气焰。

  越军遭中国沉重打击后,345师118团、124团,黄连山省246团,永富省149团等,在龙徽、丰年、□甘、得南、班甘、东家、郎勒、郭参、郎忠、珊嘎、铺楼等地组织梯次纵深防御,妄图扼守7号公路和红河左岸要点,阻止我军前进。为了粉碎敌人的企图,我14军决心以40师一部兵力进攻郎忠直插郎洋,主力向楠宗、班罗方向突击,切断敌人退路;42师先夺取□甘、575高地、班甘、半琴山等地,然后,向郭参、铺楼方向发展进攻;41师为预备队。2月21日,40、42师分别发起攻击。42师于23日19时攻占了□甘、班甘、575高地。108团在歼灭南征南侧之敌后,主力插向班罗,于23日时切断了7号公路。120团于23日前相继攻歼了龙徽、郎忠、428高地之敌。为加快进攻速度,经军区批准,41师于23日在东家地区加入战斗,沿7号公路直插郭参,42师于郎多直插铺楼,控制红河渡口,切断敌人逃路,尔后向北卷击,协同41师歼灭红河左岸之敌。24日6时,各部队向敌人发起了猛烈攻击。120团于25日22时攻占了郎多,3月1日2时攻占了珊嘎东北侧无名高地,协同119团连夜冒雨直插铺楼。3月2日12时,119团进至铺楼西北侧山梁,经过6小时激战,攻占了铺楼,控制了红河渡口。120团由铺楼回师北上,于3月5日攻占了巴米、郎连等地,121团向栋光穿插,切断敌人退路。122团、123团沿7号公路两侧发展进攻,于3月1日17时50分攻占了郎勒、为麻地区。11军32师配合123团在为麻以东公路两侧加入战斗,先后攻占了郭参、春斗和楠卡南侧无名高地。整个战斗历时12天,共歼敌2224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沙巴是越北重镇,是通往安沛的门户。这里自然洞穴和悬崖峭壁较多,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交通不便,机动困难。敌316A师在代乃遭我沉重打击后,东援无望,在沙巴地区犹豫徘徊。军区决定调50军149师、11军32师95团归13军首长统一指挥,歼灭316A师东援之敌。13军决定以149师447团和445团2营,向新寨和大平地区实施穿插,断敌退路;149师主力在本西爱、龙威松一线展开,沿公路两侧向沙巴实施主要攻击,歼灭沙巴地区之敌。2月25日6时半,447团和445团2营冒雨穿插前进。27日12时半,先头营进至格盖苗,遭敌阻击。该营立即发起攻击,歼敌一部,当夜进至甘菏毛南侧地区。3月1日,该部3营向新寨北侧山垭口发起攻击,激战八小时,由于地形对我不利,未能奏效。445团2营于27日21时进至大平地区,遭敌阻击,迅速抢占有利地形,牵制敌人。27日12时,我117团向奔西爱以东之敌发起攻击,28日前进至吉光胡一线团介绍了敌情,同时,我95团攻占了1663高地。3月1日,446团进入战斗,2营进至四号桥地区受阻,立即组织力量将敌人一个加强连歼灭。为加快攻击速度,3月2日,445团、446团、95团沿沙巴公路两侧分多路展开进攻,于3月3日11时20分攻占了沙巴。此时,445团继续向西发展进攻,接应447团。我447团于3月3日再次向新寨北侧垭口之敌发起攻击。1营利用夜暗插向公路,边插边打,打退敌人七次反扑。后续部队于11时攻占了垭口。4日拂晓,447团同445团会师,胜利完成了作战任务。这次战斗,历时7天,共歼敌2000余人。

  至3月4日,东线公里,攻占高平、凉山、河广、茶灵、广和、河安、通龙、石安、重庆、长定、文浪、高禄、禄平和同登等城镇和战略要地;西线公里,攻占老街、柑糖二市和坝洒、保胜、孟康、封土、沙巴五座县城,前出至郭参、铺楼。越北各重镇被我军控制,威逼河内的态势已经形成,反击作战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3月5日,军委下达撤军命令。各部队交替掩护撤退,途中一路实行焦土政策,能拿走的机器设备全部拿走,能破坏的公产全部破坏,是为惩罚。部份伤亡惨重的部队撤退时拼命盲目扫射放炮,发泄愤懑。我西线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东线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战争结束。

  编辑本段回到顶部战争结果 根据昆明军区后勤部编写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工作总结》,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广西、云南参战的解放军、支前民兵共牺牲6954人,伤14800多人;2月17日至2月27日击毙越军15000人,2月28日至3月16日击毙越军37000人。

  根据越南国防部军事历史院编的《越南人民军50年 (1944-1994)》(军事译文出版社有中译本),2月17日,中国出动60多万军队,数百辆坦克装甲车,数千门大炮,在广宁至莱州的整个北部边界全线对越南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经过30个昼夜(2月17日至3月18日)的战斗,越南消灭和重创了中国3个团18个营,击毁和击伤550辆军车(坦克装甲车280辆),击毁115门大炮和重型迫击炮,缴获了大量武器。越南方面称中国伤6万余人,还有2万被击毙。

本文链接:http://landapanda.com/daishizhouqiao/934.html

上一篇:兵器的发展

下一篇:两无猜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