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OG视讯 > 带式舟桥 >

熟悉二战德军军官的进

归档日期:08-10       文本归类:带式舟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阿登战役中他的战斗群作为先锋一马当先突入美军阵地,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派普战斗群突破美军防线后,很快就开到崔斯庞兹镇附近的史塔维洛特〔Stavelot〕。美军第二○二工兵营因为来不及作爆破准备,所以在该处渡过安布利夫河的桥就被派普的坦克和装甲步兵夺取了。但是,过了史塔维洛特后,弯曲的安布利夫河又在崔斯庞兹镇挡件了派普战斗群的去路。派普因为部队已苦战了三天二夜,所以就停在史塔维洛特过夜,在十八日清早才派了一队以黑豹式坦克开路的装甲步兵,沿着N-23公路向崔斯庞兹镇进军。

  此时,美军后方一片混乱,在崔斯庞兹镇附近只驻有第五十一工兵营的C连,这一连在十七日午夜抵达崔斯庞兹镇后,就忙於准备爆破该镇的两座桥梁。第一座是在崔斯庞兹镇西北,N-23公路上的安布利夫河渡桥则由后来开到的第二九一工兵营负责爆破。第五十一工兵营C连的任务最重要,因为他们负责爆破的两座桥正在派普战斗群的行军路线上,为了防备德军在爆破准备完毕之前杀到,第五十一工兵营的叶兹少校〔May robert Tyates〕 决定在安布利夫河对岸设立一个前哨阵地。不过,这队工兵缺乏反坦克武器,整个C连只有八具火箭筒,而德军肯定会用坦克打头阵。正在烦恼的同时,叶兹少校意外地在崔斯庞兹镇内找到一门M1式五十七毫米反坦克炮和四名炮手,这门炮是第五二六装甲兵团从山塔维洛特撤退时因为拖车故障而留下来的。叶兹少校立刻命令这四名炮手将炮架设在安布利大河对岸的N-23公路边,由五名工兵用步枪予以掩护。五十七毫米炮当时已经落伍,它的穿甲弹完全无法贯穿德军黑豹式坦克的前装甲,不过第五二六装甲步兵团的四名炮手:布卡农、黑肯斯、贺伦贝克和麦卡林,毫不犹疑地将炮推过桥架到路边。有工兵问他们:“炮弹只有七发,够用吗?”他们同答是:“如果把七发都打光仍不能完成任务,就不会需要更多了”。〔意表:任务这么危险,炮弹未打光就可能已经阵亡。〕

  在十一时,派普战斗群的一辆黑豹式坦克终於在N-23公路上出现,五十七毫米炮的炮手知道射击前装甲无效,所以就对准履带射击。他们的第一发炮弹精确命中目标,德军的黑豹式坦克因为履带断落,无法前进而完全挡住了N-23公路。这时候,崔斯庞兹镇内的第五十一工兵营已完成爆破准备,他们一听见炮声就立刻炸毁最北边的两座桥。

  23公路上的五十七毫米炮在完成任务后不久,就被黑豹坦克发射的一枚七十五毫米高爆炮弹命中,四名炮手均壮烈牺牲,其余五名工兵则在混乱中逃离战场。在崔斯庞兹镇的三座桥都被炸毁后,派普只有向北兜路另找渡桥。在此同时,美军第一一一一战斗工兵团的安德森上校则正在盘算,哪一座桥会是德军的下一目标,安德森猜测派普将会用契努克斯〔Cherieux〕镇的桥渡过安布利夫河,不过要派工兵去爆破这座桥肯定来不及,因为契努克斯镇距离崔斯庞兹镇有好几公里,而附近却没有美军工兵单位。

  但幸运的是,如果派普在契努克斯镇过河,他就要在哈比蒙特的桥再渡过安布利夫的一条支流里耳尼儿〔lienne〕溪。安德森立刻命令在伟伯蒙特〔Wer.bomont〕的第二九一工兵营A连,派出人去哈比蒙特炸桥,结果演出一场怪诞的慢速“哈比蒙特大赛”。当时,A连大部份的人和车辆均已被派到崔斯蒙特镇,剩下来的只有连部的一个班和一辆故障待修的卡车。负责率领这个重大任务的匹岛上士,迫不得以只好用那辆破卡车,运载爆破所需的炸药和人手到哈比蒙特。由於这辆卡车每小时只能开十七公里,四葛上士直到下午三时才抵达目的地。照理,派普战斗群在中午向崔斯庞兹镇出发,三时之前就应该抵达哈比蒙特,但是途中遭到第三六五和第三六八大队的十六架P-47战斗轰炸机冒著恶劣天气进行轰炸扫射,所以派普的先头部队延至下午四点半才抵达哈比蒙特。这时,匹葛的工兵刚刚作好爆破准备,当德军的第一辆坦克开入哈比蒙特时,美军就把这座桥炸毁。

  据说,派普听到这个消息时,气得只能自言自语地骂:“那些该死的工兵!那些该死的工兵!”派普发现前进受阻后,就退回安布利夫河东岸拉格利兹镇准备扎营过夜。当天中午,派普命令两个侦察队沿里耳尼溪推进,到下游寻找可以让坦克通过的桥。不过,美军在这段时间已经趁机派第三十步兵师和第八十二空降师增援史脱蒙特〔Stomount〕-史塔维洛特-美尔这一带的阵地。派普战斗群的一个“寻桥”侦察连就在伟伯蒙特以北遭到第三十师的先头部队伏击,几乎全军覆没。

  同时,第三十师的第一一七步兵团在十八日收复史塔维洛特,已将派普战斗群的补给完全切断。派普不知道拉格利兹以北有一个美军油库,他的部队很快就出现燃油短缺的现象,由於派普战斗群的前进对德军整个作战计划太重要了,因此德军不得不设法重开他的补给线。派普战斗群的命令则仍然是继续寻途径向穆斯河进发。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德军先后打出了他们的两张“王牌”——武装SS第五○一重坦克营的“虎王”〔Koenigtiger〕坦克和SS第一五○装甲旅。

  在整个突出部战役中,德军总共只使用了大约一百五十辆虎Ⅰ型、虎Ⅱ〔即“虎王”〕重坦克。不过,在混乱的战斗中,差不多所有的德军坦克都被溃退的美军误认为虎王重型坦克。《坦克大决战》影片更将这项错误当成剧情的中心。其实,大部份美军发现“枪炮不入”的德军坦克都是黑豹式,早在诺曼第登陆时,美军已发现他们的M-3式七十五毫米坦克炮、M-1式五十七毫米和M-5式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发射普通穿甲弹时均无法穿透黑豹式坦克上倾斜五十五度、八十毫米厚的前装甲。

  美军发现,要摧毁一辆黑豹式要动用四至五辆M-4雪曼坦克或M-10坦克歼击车。用两、三辆从前射击,吸引黑豹式的注意力,其余则包抄到侧面去射击后者较薄的侧装甲。在“敌寡我众”的情况下,这个方法还行得通,不过德军在突出部之役集中大批黑豹式进攻时,美军就发现他们很难抵挡得住。〔在诺曼第时,美军随时有空中支援攻击地面部队无法应付的德军坦克,不过在突出部战役初期,比利时的天气非常坏,所以大幅限制了盟军战机出勤率。〕

  派普战斗群虽然有隶属第五○一重坦克营的三十辆虎王式坦克,但派普嫌虎王太慢太重,所以他在突破美军防线时是用较轻快的黑豹式和四号中型坦克作先锋。到了十八日,武装党卫队第五营第二连的十辆虎王才经史塔维洛特的桥渡过了安布利夫河,与派普的的先头部队在拉格利兹会合。不过,该营第一连的三辆虎王在午夜左右开抵史塔维洛特时,美军第三十师第一一七团已经切断了通往渡河桥的街道。

  第一一七步兵团在十八日下午收复史塔维洛特之后,很快就得到第三十步兵师属第七四三坦克营的三辆M-4雪曼坦克和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的四门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的增援。第五○一重坦克营第一连连长威赛尔上尉率领的三辆虎王,开抵史塔维洛特时正好遇到配有火箭筒的美军步兵伏击,由第一一七团A连梅利少尉率领的一个排,在史塔维洛特南边,通往安布利夫河桥的大街上用火箭筒中带头编号105的虎王。这枚火箭虽然没有贯穿虎王的八十八毫米炮防盾,但却迫使这辆重型坦克后退,虎王的驾驶员因为无法看到后面的障碍,所以就撞倒一栋大房子而被困,威塞尔上尉不得不弃车而逃。其馀两辆虎王的乘员因为无法看见伏击的美军,所以慌忙地掉头退离史塔维洛特。

  十九日中午时,第五○一重坦克营第二连的另一辆虎王亦开抵史塔维洛特;午后不久,这辆编号222的虎王连同三辆四号坦克,掩护德军步兵向史塔维洛特进攻。不过,在美军第三十师炮兵猛烈的轰击下,德军步兵无法继续前进,222号虎王和三辆四号坦克则仍然向史塔维洛特的安布利夫河桥进发。在距桥约四十公尺处,第一辆四号坦克被一门第八二三驱逐营的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从侧而击中炮塔,使德军坦克内的弹药被引爆,并且把炮塔完全炸离车体。其馀两辆四号坦克冲向桥时,亦受到美军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从侧面的猛烈射击,其中一辆被击伤而无法还击或行动,最后一辆四号坦克则退回镇内。

  222号虎王快开上桥的时候亦被七十六毫米炮两发穿甲弹击中,由于虎王侧面装甲仅八十毫米,同时美军的七十六毫米炮弹又是从非常近〔约五百米〕距离上发射,两发穿甲弹完全将这辆重型坦克击毁。德军的这次攻击完全失败,更糟的是当晚美军第三十师派出第一○五作战工兵营到安布利夫,这队工兵在烟烟雾弹的掩护下终于把史塔夫洛特镇的安布利夫大桥炸毁,将派普战斗群的补给线完全切断。

  在同一天〔十九日〕大清早,派普战斗群大举向史脱蒙特进攻。派普知道史脱蒙特以西在塔哥诺〔Targnon〕 镇和史脱蒙特火车站之间,有一条渡过索穆河的桥,但是他可能不知道,这座桥只能让行人通过而撑不住坦克。因此,派普战斗群的这次攻击是完全枉然的,因为即使他们达到目的,仍然没有桥可以渡过索穆河。再者,武装党卫队第一装甲师因为无法打通补给线,派普战斗群只剩二至三天作战用的燃油,所以即使美国不加以阻止,他们也无法继续西进。无论如何,派普一共派了一个营的四号和黑豹式中型坦克、十辆隶属第五○一重坦克营第二连的虎王、一个机动高炮连、一个一○五毫米自走炮连,以及隶属武装党卫队第二装甲掷弹兵团的一个营和第三伞兵师的一们连参加这次攻击。

  为了阻挡派普战斗群的前进,美军第三十步兵师派出第一一九步兵团的两个营、第七四三坦克营的一个连。第四○○装甲野炮营和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的一个连,进驻史脱蒙特和塔哥诺。不过,派普战斗群在十九日清早杀到时,第七四三坦克营和炮兵部队仍未开抵史脱蒙特,使得镇内的第一一九团第三营和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A连的八门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顿时陷人苦战。正在这个时候,第一四三高射炮营C连的两门九十毫米高射炮刚好开抵史脱蒙特,美军第一军总部因为担心第三十师的反坦克火力不足,所以就派这两门高射炮去支援第三十师,M-36驱逐坦克的九十毫米主炮就是从这种高射炮修改而来。

  原本,美军计划将第一四三高射炮营的两门炮架设在史脱蒙特外通往拉格利兹的公路,用来掩护第一二一九团I连一个排设置的路障。不过,在混乱中第一四三高射炮营的其中一门九十毫米高炮及其拖车,在史脱蒙特外的火车站附近意外地滑离路面而陷在泥中,美军只好将另外一门九十毫米高炮架设在一座农庄旁边用来掩护路障。约七时左右,一位I连的少尉跑来第一四三高炮营的的阵地,召集志愿人员去对付在拉格利兹公路上的两辆德军坦克。虽然完全没有使用火箭筒的经验,但达莱治二等兵和施曼一等兵均自告奋勇参与这个危险任务。在I连少尉简单讲解火箭筒的操作后,这两名高射炮兵就每人带著一个火箭筒去“打老虎”。在浓雾中,达莱治和施曼居然能够摸到德军坦克的后面,他们这时候发现拉格利兹公路一共停了四辆德军坦克——两辆黑豹式和两辆虎王。达莱治和施曼向最近两辆坦克后方射击,结果一辆黑豹式和一辆虎王分别被火箭弹命中起火,德军立刻用机枪向达莱治和施曼的位置扫射,不过,这两名立功的炮兵均能在混乱中安全地退回友军阵地。

  不久,派普战斗群的坦克开始进攻I连的路障。第一四三高炮营的九十毫米高炮向带头的一辆虎王坦克射击,第一发穿甲弹命中了目标的左履带,第二发则打断了它的炮管,这辆虎王的乘员在坦克失去动力和作战能力后均弃车而逃。虽然如此,在德军装甲掷弹兵猛烈攻击之下,美军很快就被迫弃守在农庄附近的路障,第一四三高炮营的弹药车亦被德军的炮火击中起火,美军高炮兵在破坏九十毫米炮的炮管后,亦撤离他们的阵地。

  在史脱蒙特镇外,以伞兵为首的派普战斗群遇到第一一九团第三营I及K连顽强的抵抗,当时德军的一个随军摄影师曾经拍摄了一些惊心动魄的实战片段。在其中一个片段,德军因为前进受阻,武装党卫队第一装甲团第一营的营长普志克少校,从地上拾起一枚铁拳〔Panzer-faust〕火箭筒向每一辆坦克的车长发出警告:“谁后退就要吃他一炮!”随后,德军的一辆黑豹式坦克就打头阵向美军阵地进发,但这辆坦克前进不久,就突然被美军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A连的一门七十六毫米炮击中起火,车内五名乘员中只有一人生还,他满头鲜血地从燃烧中的黑豹式爬出向后方逃跑。此后,另一辆黑豹式在第一辆坦克冒出的浓烟掩护下,一面向美军阵地射击一面前进,在德军猛烈的步-坦联合攻击下,美军的I连被迫撤离拉格利兹公路上的阵地,退回史脱蒙特镇内,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A连的八门七十六毫米炮则坚守阵地,掩护步兵弟兄撤退。一直到德军炮火击毁了其中一门炮,而操作另一门炮的官兵全部阵亡后,连长斯普林费特中尉才下令破坏剩馀的火炮和装备,向史脱蒙特镇内撤退。在激烈的战斗中,这个驱逐坦克连击毁了好几辆德军的装甲车辆,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们已为美军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以增援史脱蒙特的守军。

  斯普林费特中尉率部退回到第八二三营营部后,立刻又领取四门七十六毫米炮和两门从德军掳获的四○式七十五毫米反坦克炮〔Pak 40〕,再次开回前线戒备。

  I连退到史脱蒙特学校的第三营指挥所后,稳住阵脚继续抵抗德军。同时,第七四三坦克营的两个排终於开抵史脱蒙特,在第七四三营的M-4“谢尔曼”坦克的支援下,I连在史脱蒙特内与德军苦战了两个小时。不过终於寡不敌众,在击毁击伤六辆德军装甲车辆后,I连和第七四三营的坦克终於被迫撤离史脱蒙特,当时I连仅剩二十四名可以继续作战的官兵。

  史脱蒙特失守后,镇外驻守的另外两个连也被迫和I连向拉格利兹公路的下一个镇塔哥诺撤退。此时,第一一九团团长修特兰上校派出后备营的C连坐卡车火急开往塔哥诺支援,同时又命令第四○○装甲野炮营尽快做好射击准备。不过,后备的C连抵达塔哥诺时,德军的坦克和指甲步兵已经随着后退的美军杀到,没了重型反坦克武器的C连也只好跟着I连、K连和第七四三营的坦克,向塔哥诺后面的史脱蒙特火车站撤退。这些美军一直退到史脱蒙特火车站外,在格拉利利兹公路一侧转角才找到适合伏击德军的阵地。第一四三高炮营先前在开往史脱蒙特途中滑落路边的那门九十毫米高炮,正好就在这个位置。负责操作这门炮的官兵看到拖车已经动弹不得,所以就干脆将火炮架在路边,守住这个转角。当德军先头部队杀到时,这门炮一共击毁了两辆黑豹式坦克和一辆半履带运兵车。不过,当德军步兵包抄到高炮阵地侧面后,美军亦被迫破坏这门九十毫米高炮撤退。

  正在这紧急关头,美军的救兵终於赶到,它就是第一军直属的第七四○坦克营。第三十师师长赫保兹中将因为史脱蒙特的情况危急,所以就向第一军军部要求坦克支援,此刻刚好完成夜战训练而需要换装,於是被派往史皮蒙特〔Spring-mont〕的一个车辆维修中心领取新坦克。

  第七四○坦克营在史皮蒙特找到十九辆可以修好的“杂牌”M-4坦克〔其中五辆是诺曼第登陆时使用的两栖式坦克,其馀的大部份缺乏零件或无线型〔九十毫米炮〕驱逐坦克、两辆M-24轻坦克和几辆自走炮。经过连夜抢修和整备后,第七四○坦克营在史脱蒙特大战当天完成了换装而加人战斗行列。正当第七四三坦克营和I及K连撤回史脱蒙特火车站时,第七四○坦克营刚好开抵该处。由于第七四○坦克营的坦克中均缺乏无线电,以各个车长被迫使用信号联络,带队官贝里上尉派包尔斯少尉的M-4做先锋,由卢匹军士长指挥的M-36在后面掩护。

  当他们在下午四时上拉格利兹公路向史脱蒙特火车站挺进时,天色已经开始变黑,而且浓雾弥漫,所以能见度非常低。突然间,包尔斯在公路的一个弯角遇上了派普战斗群的先锋——一辆黑豹式,包尔斯先发制人,一炮就打向黑豹的炮塔。本来M-4雪曼坦克的短管七十五毫米炮是无法穿透黑豹式的装甲,但是黑豹式的炮塔正面有一个弱点,当穿甲弹命中黑豹式半圆形炮盾的下方时,往往会被反弹进入车体的驾驶舱内。包尔斯第一发炮弹就是这样被弹人“黑豹”的车体内,将两名驾驶员击毙并引爆车内的弹药。

  第二辆黑豹式从浓雾中摸出来时,包尔斯亦率先发射击中它,但是这次穿甲弹击中了倾斜的前装甲而被弹开,同时,包尔斯的主炮亦卡住暂时无法射击。包尔斯立刻向后面的M-36招手,请它上来对付黑豹式,卢匹军士长的第一发九十毫米穿甲弹就把第二辆黑豹式击中起火,过后卢匹仍补了四发穿甲弹以确保目标被彻底击毁。包尔斯的主炮故障排除后,他又继续前进寻找目标。

  第三辆黑豹式突然又从雾中出现,包尔斯再次补上一发穿甲弹,包尔斯的炮手的射击准确性实在惊人,炮弹居然直接命中黑豹式的炮管。这辆黑豹式失去还击能力后就开始倒车,准备退回浓雾中。包尔斯乘胜追击,命令炮手瞄准目标前面路面射击,结果这枚九十毫米穿甲弹从坚硬的路面弹入黑豹式的车体并使之起火。

  这三辆黑豹式代表了派普战斗群向西进发的最远点,由于该部队无法找到渡过安布利夫河的桥梁,无法继续前进,加上第一一七团在史塔维洛特切断了德军的补给线,所以派普战斗群在史脱蒙特战役后,可算是完全被困於拉格利兹镇。唯一的希望就是第一五○装甲旅能够再打通补给线.英雄扼腕

  由於派普战斗群在十二月十八日受到阻於哈比蒙特,所以第一五○装甲旅无法向穆斯河上的桥梁进发。

  十九日,派普战斗群被困在拉格利兹之后,第一五○装甲旅就参加了企图打通到该部队的行列。奥图斯戈森尼上校受命在十二月二十一日将第一五○旅分成三个纵队,两个分别协助攻击美尔第和史塔维洛特附近的美军阵地,而第三个则作为预备队。

  不过,德军的这次攻击“出师不利”,在二十日晚上第一五○旅的一名士兵被美军俘获,美军从这名战俘口中得知,化装成美军的德军将在第二天凌晨三点半发动攻击,因此在美尔第和史塔维洛特附近的美军第二九一战斗工兵营的第五二六装甲步兵营和隶属第三十步兵师的第一二○步兵团第一营、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和第九十九步兵营均有备而战,第一五○装中旅的其中一个纵队由一辆黑豹式掩护向据守通往美尔第火车路上的美军第九十九步兵营进攻,结果在此处演出了第二次大战期间独一无二的“化装舞会大战”闹剧。

  参加这次战斗的双方士兵均穿著美军制服,不过最妙的就是他们绝大部份都不是美国人!第一五○旅的士兵当然全是德国人,而美军第四步兵营的官兵居然全部是挪威人。原来,这个美军部队是由挪威裔美国人和挪威沦陷后逃亡到美国的挪威人所组成的,所以又称“挪威营”。

  在开战不久,德军的黑豹式坦克就被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的一门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击伤而退出战场,第一五○旅的步兵疯狂向“挪威营”猛烈冲锋,但是遭到“挪威营”猛烈的机枪和手榴弹还击而伤亡惨重。同时,“挪威营”又用无线电指挥第三十步兵师的四个炮兵营向德军轰击,第一五○装甲旅的步兵在前所未见的猛烈空爆弹轰击下,狼狈地逃离战场。这是美军炮兵首次获得批准使用空爆近炸引信,美军的“秘密武器”可以让炮兵快速地向大概目标区发炮,而不必像以前那样要每发调整引信的空爆时间。炮弹抵达目标区上空后,就会在指定的高度爆炸出大量的破片,射向地面的目标,在美军榴弹炮这样前所未有的猛烈轰击卜,难怪第一五○旅的步兵拔腿就逃。

  第一五○装甲旅的另外两个纵队由九辆坦克和突击炮车掩护,向驻守美尔第与史塔维洛特公路上的美军第一二○步兵团第一营攻击。这队德军突破了美军第一二○步兵团K连设的路障后,便一直向他们的目标——瓦榭〔Warche〕溪的一座桥前进。不过,在冲过K连的路障时,德军其中一辆四号坦克触雷起火,只剩下八辆坦克向目标继续前进。

  虽然美军是有备而战,但由於德军行动迅速,第二九一工兵营已来不及炸毁瓦榭溪上的桥梁,幸好K连的官兵将士拼命在桥梁附近用火箭筒等轻武器挡住了德军的进攻。德军头一架过桥的伪装黑豹式,就被一名迫击炮观察员史奈德中尉用火箭从后面挈毁。从桥附近的一个工厂,K连的两个一等兵柯里和路查格,分别用火箭筒击中第二辆伪装黑豹式的炮塔。这辆坦克的乘员发现炮塔内的枪炮均被击毁后就弃车而逃,柯里乘胜追击,他分别用反坦克枪榴弹和火箭筒攻击另外三辆坦克和突击炮,迫使它们的乘员弃车。此后,柯里又用火箭筒摧毁德军用作据点的一栋房子,最后这位英勇的一等兵又用一挺机枪射倒多名德军,让五名被困的战友得以脱险。柯里因为在这次战斗中表现出“超出职责所要求的”的勇气,所以赢得美国最高勋章——“国会荣誉勋章”。

  第一五○装甲旅剩余的车辆,突然间又受到瓦榭溪对岸高地上第八二三驱逐坦克营七十六毫米反坦克炮的射击,其中两辆德军坦克退躲到一面砖墙后。美军见机不可失就趁机进行反攻,连用无线电从史塔维洛特附近召来第三装甲师第三驱逐坦克营的两辆M-10驱逐坦克,这两辆M-10首先击毁德军用作掩护的砖墙,然后再将后面的两辆德军坦克一一击毁。到午后战斗结束时,德军第一五○装甲旅的所有装甲车辆均已被摧毁,此后这个冒允美军的特种部队也停止了活动。被困在拉格利兹的派普战斗群也由於无法再补给,终於在十二月二十三日放弃防线。派普战斗群原有五千名官兵,经过激战后,只有约八百名逃脱。

  这个是对于阿登战役中派普战斗群比较大路的说法,至于派普本人1915年生于柏林一个普鲁士军人家庭。

  1934年加入党卫队,编号132496,随后进入党卫队军官学校,1938年以SS中尉军衔成为希姆莱参谋部副官。

  1941年6月22东线随警卫旗队在乌克兰作战,任连长,9月14日升任营长。

  1943年在哈尔科夫和库尔斯克战役中战果辉煌。9月份进入意大利,十月开往巴尔干后又返回东线月升任SS第一装甲团团长,获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1944年1月30日晋升为SS中校,时逢29岁生日。在西欧休整期间,派普已被公认为是武装党卫军中最具个人魅力和最具亲合力的指挥官之一。

  1944年底阿登血战中 派普 战斗群是突进最远的德军部队。12月28日获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但是“马尔梅迪事件”让其恶名远扬。

  1945年2月参加“春醒计划”。5月8日被美军俘虏,随后接受审讯入狱十年,56年重获自由。

  1976年死于法国的报复。武装党卫军上校阿希姆·派普,做为一名王牌指挥官,手握武器战斗到最后。

本文链接:http://landapanda.com/daishizhouqiao/477.html